嘉峪关西玉工艺品有限公司

笑傲江湖,煮酒论杯

 

  论起江湖侠气,忆上心头的莫非“笑傲江湖”四个字。


谁人巷口绿竹修,
与箫对琴解音愁。
争逐诡谲终湮去,
锋芒酌酒逍遥游。

       无论是六十年代金庸成书的原著,还是零一年李亚鹏版的电视剧,英雄肝胆两相照的快意恩仇,山高水远的洒脱逍遥,当是浮世滔滔,人情渺渺,一剑飘飘,一生笑傲。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今日我们不谈侠义恩仇,谈谈此中煮酒论道的杯文化。
        在《笑傲江湖》中,祖千秋与令狐冲初次相遇之际,祖千秋展示了丰富的酒道学问,大谈阔论美酒该与何种器皿搭配。祖千秋在论述酒浆该搭配的酒具时,亦引用了李白的〈客中行〉、王翰的〈凉州词〉与白居易〈杭州春望〉,来进行阐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  祖千秋见令狐冲递过酒碗,却不便接,说道:“令狐兄虽有好酒,却无好器皿,可惜啊可惜。”令狐冲道:“旅途之中,只有些粗碗粗盏,祖先生将就着喝些。”祖千秋摇头道:“万万不可,万万不可。你对酒具如此马虎,于饮酒之道,显是未明其中三味。饮酒须得讲究酒具,喝甚么酒,便用甚么酒杯。喝汾酒当用玉杯,唐人有诗云:‘玉碗盛来琥珀光。’可见玉碗玉杯,能增酒色。”令狐冲道:“正是。”

主图.jpg

   

 兰陵美酒郁金香,

   玉碗盛来琥珀光。
   但使主人能醉客。
   不知何处是他乡。
——李白《客中行》

       祖千秋指着一坛酒,说道:“这一坛关外白酒,酒味是极好的,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,最好是用犀角杯盛之而饮,那就醇美无比,须知玉杯增酒之色,犀角杯增酒之香,古人诚不我欺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令狐冲在洛阳听绿竹翁谈论讲解,于天下美酒的来历、气味、酿酒之道、窖藏之法,已十知八九,但对酒具一道却一窍不通,此刻听得祖千秋侃侃而谈,大有茅塞顿开之感。只听他又道:“至于饮葡萄酒嘛,当然要用夜光杯了。古人诗云:‘葡萄美酒夜光杯,欲饮琵琶马上催。’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,我辈须眉男儿饮之,未免豪气不足。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,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,饮酒有如饮血。岳武穆词云:‘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’,岂不壮哉!”令狐冲连连点头,他读书甚少,听得祖千秋引证诗词,于文义不甚了了,只是“笑谈渴饮匈奴血”一句,确是豪气干云,令人胸怀大畅。

1.jpg


葡萄美酒夜光杯,

欲饮琵琶马上催。
醉卧沙场君莫笑,
古来征战几人回。
——王翰《凉州词》
       祖千秋指着一坛酒道:“至于这高粱美酒,乃是最古之酒。夏禹时仪狄作酒,禹饮而甘之,那便是高粱酒了。令狐兄,世人眼光短浅,只道大禹治水,造福后世,殊不知治水甚么的,那也罢了,大禹真正的大功,你可知道么?”令狐冲和桃谷六仙齐声道:“造酒!”祖千秋道:“正是!”八人一齐大笑。祖千秋又道:“饮这高粱酒,须用青铜酒爵,始有古意。至于那米酒呢,上佳米酒,其味虽美,失之于甘,略稍淡薄,当用大斗饮之,方显气概。

1.jpg
        令狐冲道:“在下草莽之人,不明白这酒浆和酒具之间,竟有这许多讲究。”祖千秋拍着一只写着“百草美酒”字样的酒坛,说道:“这百草美酒,乃采集百草,浸入美酒,故酒气清香,如行春郊,令人未饮先醉。饮这百草酒须用古藤杯。百年古藤雕而成杯,以饮百草酒则大增芳香之气。”令狐冲道:“百年古藤,倒是很难得的。”祖千秋正色道:“令狐兄言之差矣,百年美酒比之百年古藤,可更为难得。你想,百年古藤,尽可求之于深山野岭,但百年美酒,人人想饮,一饮之后,便没有了。一只古藤杯,就算饮上千次万次,还是好端端的一只古藤杯。”令狐冲道:“正是。在下无知,承先生指教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 祖千秋又道:“饮这绍兴状元红须用古瓷杯,最好是北宋瓷杯,南宋瓷杯勉强可用,但已有衰败气象,至于元瓷,则不免粗俗了。饮这坛梨花酒呢?那该当用翡翠杯。白乐天杭州春望诗云:‘红袖织绫夸柿叶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’你想,杭州酒家卖这梨花酒,挂的是滴翠也似的青旗,映得那梨花酒分外精神,饮这梨花酒,自然也当是翡翠杯了。饮这玉露酒,当用琉璃杯。玉露酒中有如珠细泡,盛在透明的琉璃杯中而饮,方可见其佳处。”

主图.jpg


 望海楼明照曙霞,护江堤白踏晴沙。

 涛声夜入伍员庙,柳色春藏苏小家。
 红袖织绫夸柿蒂,青旗沽酒趁梨花。
 谁开湖寺西南路,草绿裙腰一道斜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白居易《杭州春望》